西藏60年:科教“翻身”记

作者:http://www.ywylbx.cn   时间:2019-04-14 09:09

  今年74岁的扎巴老人,上世纪50年代初是拉萨市墨竹工卡县一座寺庙的僧人。随着西藏和平解放,他悄悄前往解放军开设在拉萨的学校上课,却遭到了寺庙保守集团的阻挠。他说:“在当时,对于西藏多数人来说,上学是件奢侈的事。”

  “如果在以前,我用的手机肯定被说成是‘魔鬼的声音’。”扎巴老人通过微信语音对记者说,“科学违反经文的说法早已成为历史,人们都觉得科学是个好东西。”

  在这次科学技术奖评选中,西藏自治区藏医院的德庆白珍、次巴卓玛等7位藏族科研人员,也凭借“藏医催泄疗法治疗黄疸型肝炎”获得了三等奖。

  西藏自治区科技厅有关负责人说,近几年西藏不断创新科普宣传形式,丰富科普宣传内容,陆续举办“首届西藏科学大教育讲坛”等活动,已形成包括“科技下乡”“科技活动周”“科普援藏”等系列品牌科普活动,修建了面积达3万余平方米的自然科学博物馆,申报设立了墨竹工卡县全国气象科普教育基地、阿里天文台科普站等科普场所,科普宣传载体日益丰富,全区群众科学素养明显提升。

  如今的西藏,科学技术正在得到迅速普及,科学精神正在得到弘扬。

  教育改变西藏百姓对科学的认知。曾获评“中国青年女科学家”的藏族博士姬秋梅,出生在那曲,求学国外,学成归来成为研究牦牛的顶尖专家。2006年,她领衔主持的牦牛胚胎移植攻关研究取得成功。一时间,牦牛“借腹生子”的故事在藏北草原传为佳话。

  洛卓嘉措 张京品

  新华社拉萨3月25日电题:西藏60年:科教“翻身”记

  民主改革初期,这样的事情并不鲜见。新鲜事物的涌入让大多数西藏农牧民感到“手足无措”,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说法广泛流传:吃蔬菜让人变虚弱,骑摩托会中邪,听收音机会惊扰神灵。

  科学,这个在旧西藏被视为“异端邪说”的事物,随着西藏民主改革,打了一个漂亮的“翻身仗”,逐渐被藏族群众所接受、推崇,科学意识正不断融入西藏百姓的思想中。

  在文盲率高达95%的旧西藏,强大的保守势力禁锢着人们的思想。78岁的措姆老人回忆起她第一次见到手电筒的情景,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:“当时我们拿到手电筒,就用它照柴火,以为能点着。后来还问喇嘛,他们说电筒是让人堕落的邪物,还不让我们用。”

  3月初,从事西藏陆地生物多样性保护利用与发展研究40年的刘务林研究员,获西藏自治区科学技术杰出贡献奖。这是西藏自治区设立科学技术奖以来,首次评选杰出贡献奖,奖金额度为100万元。

  旧西藏,统治阶层对新生事物和现代科学采取抵制和打击的态度。

  21岁的旦增次仁,是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院的大三学生。“我的梦想是毕业后继续深造成为一名科研人员。”他说,“我的爷爷是位教师,他常常对我说掌握现代科学知识是最大的本领。”

  西藏民主改革后,扫除文盲、提升广大群众的受教育水平被列为新政府的优先工作。经过几十年的发展,西藏在全国率先实行教育“三包”(包吃、包住、包学费)政策,率先实行15年免费教育政策,家长重视教育的观念越来越强。截至2018年,西藏学前教育毛入园率77.9%,小学入学率99.59%,高等教育毛入学率39.2%,青壮年文盲率下降到0.52%,劳动力人口受教育平均年限达到8.6年。